脑洞很大,笔力不足

片段5

       北方的天变脸速度之快是不输于南方的,这刚出伏不过第二天,气温转寒骤降,前几日还闷热得恨不得与空调电扇共度一生,此时就一个大跨步赶忙跳进了凉秋。
       四楼的小姑娘一言断断续续地翻找着薄被子——这喜怒无常的温度让她中招,犯了鼻炎,喷嚏连串,不得不随身带着纸巾以备不时之需。
       今天是一楼老郑家大喜的日子,外头的音响传进来的调儿听着喜庆红火,只是未免太响,震耳欲聋,连楼上的人都觉得身子和地面有些抖。
       “哎呀,许虹,才回来呀,今天我儿子结婚,这是喜糖,拿上去给一言吃哦!”齐嫂刚见许虹踏进单元门,就招呼她,从门口的纸箱里抓起一兜鼓鼓的喜糖递给她。齐嫂是东北人,说话时尾音上扬,又刻意把声音放大,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激动和喜悦。本来这事是打算在前年秋末办的,可老郑出案子的时候超速行驶,汽车一头狠狠地撞在一辆大货车上,打那再也没能回来,所以就搁置了。
       许虹看一楼东户的门人流没断过,怕自己在这儿碍人家的事,对齐嫂道过恭喜又谢过她送喜糖,闲扯两句之后,就伴着齐嫂的指挥声上了楼。
       外面还是震天响,只不过换了一首曲子,一言觉得结婚真是聒噪和吵闹,过程还繁琐。
       “结婚在咱们这儿分两种。”赵明鸿对女儿说。
       “一种是登记,去民政局领结婚证,这个你知道吧?还有就是平常说的结婚,举办个仪式,亲戚朋友都过来,大家就都知道你们是夫妻了。一个是法律认可,一个是告诉大家,让他们明白。一般是都得走一遍,也有一小部分是只去登记。”“那只结婚不登记的呢?”她问。“那样就很特殊了吧,法律不支持不认可,万一出了什么问题还得搭麻烦。闺女,你以后要是结婚必须登记,啊!那些花言巧语、能说会道的就不是什么好人,千万别叫别人哄了!”他嘱咐女儿。“哦,知道了。”一言这么回答,心里又在腹诽爸爸不仅再一次一棒子打死所有人,还把自己想的太幼稚了。
       她闲得无事,拆开妈妈带回来的喜糖,刚解开绳子,一个喷嚏毫无征兆地响了起来。她用纸巾擦好,这才挑了个蛋卷撕开包装放进嘴里,咔擦咔擦地嚼。
       “我爸呢?”“有案子嘛,在外边儿忙。待会儿你问问他中午回来吃饭不,我刚下夜班,肩膀难受,还打盹,先去睡会儿。你饿不?”一言摇头。“那我不做饭了,中午让你爸做吧,他不回来你自己找点吃。别忘了。”
       一言给爸爸打完电话,得知他还忙,没时间回来。她懒得做饭,也不饿,转悠半天还是选择躺在床上,舒舒服服地看书。正看到方鸿渐对着电话大骂一顿,她又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。难道他在骂我?一言忍不住笑自己的自作多情,毫无根据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没有角的独角兽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