脑洞很大,笔力不足

该怎样才能使已经疏远的朋友再次坐下来一起开心地喝杯茶吃个饭。永远都学不会去维系一段感情,我可能是个冷血动物。

转载自:iwonder.page

有时候我会期待明天,有时候会厌恶明天,热情或冷漠,骄傲与耻辱,自恋又自厌,人是矛盾的集合体。

不要觉得你自己有多么差,因为过几天你就会发现其实你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差。对了考试试卷的答案了,我自己都想狠狠地打自己一顿,为什么就不能改改那些个破毛病?总是爱显摆,总是自以为是,总是犯相同的错误。你以为自己有多厉害?你以为自己有多好?你他妈什么都不是。

好害怕别人讨厌我啊,看到其他的那些好朋友们说“留名字给第一印象”时,我都很想却不敢留,因为知道自己既然那么差劲,就不要让别人为难了。其实我和那些讨厌我的人一样,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讨厌我自己。

自卑

自卑大概就是会因为随便一件小事否定自己,决定“啊,我就是这样的人,应该永远不会成器,永远做不好任何事,永远被人讨厌吧。”

言语8

“有人认为,爱是性,是婚姻,是凌晨六点钟的吻,是一大堆孩子,也许真是这样的。莱斯特小姐,你知道我怎么想吗?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。”
塞林格《破碎故事之心》

片段6

“小时候我特别怕死,觉得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,是天大的灾难。后来慢慢地长大,我发现其实到了一定的年纪之后,活着是种负担,死了才是解脱。”

片段5

       北方的天变脸速度之快是不输于南方的,这刚出伏不过第二天,气温转寒骤降,前几日还闷热得恨不得与空调电扇共度一生,此时就一个大跨步赶忙跳进了凉秋。
       四楼的小姑娘一言断断续续地翻找着薄被子——这喜怒无常的温度让她中招,犯了鼻炎,喷嚏连串,不得不随身带着纸巾以备不时之需。
       今天是一楼老郑家大喜的日子,外头的音响传进来的调儿听着喜庆红火,只是未免太响,震耳欲聋,连楼上的人都觉得身子和地面有些抖。
       ...

片段4

       “你没去给她扫过墓。”冬瓜双手叠加枕在脑后,稍稍弓起右腿,形成的角度直指上空。

       他定定地望着天,夜幕的颜色像是掺水后褪色了的黑墨水印在白纸上,有点儿发灰、发白,视野的边缘看起来跟清澈透明的黑晶石似的,以为可以穿过它抓住一颗星星,其实隔着一层永远钻不透、碰不着的屏障,横在那里,耀武扬威。
       “这人死了啊,要么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躺在棺材里,要么被火烧成灰装在一个匣子里,最后不都是埋在土里。说白了,立个碑买块墓还不是为了给剩下的活人留个精神寄托...

© Alex没有小村庄 | Powered by LOFTER